童话重绘,适合睡觉前阅读的儿童故事


 

十一月榜单
接龙客栈—悬赏任务
任务内容:在一个已有的童话故事上,
将其故事改变,描绘一个属于自己的童话故事。
任务编号:08 童话重绘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国家里有一个小公主,她从生下来起就一直不开心。她总是说我怎么这么多烦恼啊,可当人们问她有什么烦恼时,她却说不上来,后来遇到了王子。下面是5068儿童网小编整理的关于王子的儿童小故事,供大家阅读和欣赏!

  年轻的平凡国国王正在作诗,他刚写完最后一个字,女仆赛利娜正好来敲门。
 

心中的白雪公主(根据童话故事白雪公主改编)

金沙游乐城网址 1

  “什么事,赛利娜?”国王不耐烦地地问。
 

文/曹明新

烦恼公主

  “大臣们要见你。”赛利娜说。
 

从前,在地球上有一个王国,因为这个王国冬天特别能下雪,所以人们都管这个王国叫“白雪”王国。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国家里有一个小公主,她从生下来起就一直不开心。她总是说我怎么这么多烦恼啊,可当人们问她有什么烦恼时,她却说不上来。小公主总是闷闷不乐,简直没见过她笑过。国王为此事忧心忡忡,他询问了国家里许多有智慧的人都无法让公主变得开心。

  “为什么事?”国王又问。
 

白雪王国的国王非常的疼爱他的王后,王后于正月十五诞下一个女儿,这小家伙甚是可爱,国王很喜欢这个女儿,可给这个女儿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比较好呢?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公主转眼长到了十二岁,她好像比以前更不开心了。整天一个人呆着哀声叹气。王后见了很是烦恼。国王虽然想尽办法满足小公主的所有愿望,但她还是不开心。小公主的烦恼仿佛是天生的。看不见,摸不着。国王为此大伤脑筋,有一天他召集大臣集思广益。有一个说道:可以悬赏重金让各个国家的聪明之士出主意帮助小公主摆脱烦恼。国王觉得主意不错便贴告示通知全国和附近的十几个国家,如果谁能让小公主不再烦恼,将赠送给他一大片土地,和大量的财富。

  “他们没有告诉我。”赛利娜说。
 

国王想啊想,一天清早,国王上朝时,一位年迈苍苍的大臣对国王说到,“国王陛下,您不是正为公主应该叫什么名字而发愁呢?”

消息在全国引起了轰动,许多有才华的年轻人都来出主意。可是没几个过得了聪明大臣的第一关。小公主穿着华丽的衣服一个人呆在美丽的苹果树下发呆,为什么我这么多烦恼了,为什么我不开心了,她自言自语,百灵鸟在她肩上跳来跳去,小公主感到孤单难过。

  “我正忙着写东西。”国王说。
 

国王听完点了点头,那位年迈苍苍的大臣听完微微一笑,“国王陛下,您何不就以国名作为公主的名字呢?”

不久消息传到了邻国,十二个王子前来应试。因为是王子,聪明的大臣并没有为难他们。国王让他们依次在公主面前演示他们的方法。小公主坐在美丽绝伦的水晶椅上没精打采的看着前来的王子,忍不住的叹气。

  “他们说要马上见你。”赛利娜道。
 

以国名作为公主的名字?国王听完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他面露喜色的说到:“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的女儿皮肤白如雪,何不就以国名作为公主之名呢?你能为朕解忧,为公主起了这么好听的一个名字,朕决定要重赏雨你,不知你想要朕赏赐给你什么呢?”

第一个王子走上前,他带来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十二件衣服,漂亮的无法用言语形容,连王后见了都屏住了呼吸,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美丽的衣服。大臣们看的目瞪口呆,做衣服的材料都是最珍奇的,简直可以买下一个小国家。国王赞叹不已,士兵们伸长了脖子。可小公主只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去,好像当衣服不存在似的。小王子失败了,他退下场去,怎么也想不通为何王国里最好的裁缝做的衣服,公主会不喜欢。

  “好吧,去告诉他们──”
 

年迈苍苍的大臣听完微微一笑,“陛下要想奖赏大臣的话,就请陛下在今年的二月初二日,到国都以东的抬头山上去一游。”

第二个王子带来了一个牧笛。他吹起来,笛声美妙至极,只见上千万只百灵鸟从各个国家飞过来,接着飞来了彩色的蝴蝶,所有人惊呆了。忍不住去擦自已的眼睛,可是小公主仍不为所动,她叹口气,好像更加不开心了。

  “我还要打扫楼梯。”
 

国王听完心里很纳闷,这大臣为什么不要奖赏,要我到抬头山上去一游呢?

接着第三个王子出场了。他带来了十几个小丑,他们滑稽极了,表演各种节目。整个王宫里的人都笑个不停,笑声传出去有几公里远。可是小公主脸上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她安静的坐着,美丽优雅的坐着。好像整个世界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国王感到失望,望着可爱的女儿,心里开始叹气了。

  国王叹口气,放下笔,自己走了出去。下楼时赛利娜说:“我想趁你去接见大臣,把你的房间收拾一下。”
 

但碍于自己刚才所作的承诺,他只好点头答应。

一天很快过去了,前来的十一个王子都失败了,国王感到无比失望。小公主仍旧一副充满烦恼的样子,好像有无尽的心事无法对别人宣泄。消息很快全国都知道了,人们开始担心起小公主来。聪明的大臣默默不语,一点也不着急,国王感到没有一点希望了,这时候大臣说道,还有一个王子,不妨让他试试。国王点点头,也没多问。小王子很快来了,他和公主长的一般高,脸上是无尽的笑容,那种笑容温暖情切,仿佛能驱走冬天一般。人们只看了一眼便喜欢上他。国王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可以,不过请你不要动我的书桌,你老忘记这一点,总要我告诉你。”
 

从此,国王的女儿便叫白雪公主了,年迈苍苍的大臣从国王的宫殿出来后,他直奔东去。

小王子原来等的时间太久,一个人溜到到花园去玩了,还以为今天轮不到他了。大臣找到他时他正在帮园艺师修剪苹果树。只见他什么都没带,好像跑过来玩一样,他走到公主前说道,亲爱的公主殿下,你为什么有这么多烦恼了?小公主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一生下来就这样,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多烦恼了,她自言自语道。小王子微笑的看着她说道,我交给你一个方法,你以后就不会有烦恼了。小公主睁大眼睛,有点不相信他说的话。小王子说道,你只要每天笑着对自己说,我为什么这么快乐就行了。他随手递给小公主一个镜子。又说道,你试一下。小公主拿过镜子笑着对里面的自己说道,我为什么这么快乐呢,她笑了,笑容美的出奇,她一遍一遍说着。笑容渐渐如百花齐放一般。国王惊呆了,他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王后早已泪流满面,小公主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拉着小王子跳起舞来,她身姿曼妙,声音悦耳动听,所有人脸上挂满了笑容。

  赛利娜只是说:“噢,是,小心楼梯地毯的夹条。”
 

他来到抬头山,抬头山上有个抬头洞,年迈苍苍的大臣直接进到抬头洞,抬头洞里住着一位巫婆,巫婆整天想着做白雪国的王后。

三个月过去了,小公主变得开朗活泼,和正常的女孩没什么两样,他和小王子成了好朋友,整个国家一片喜气洋洋。据说他们后来长大后还结了婚。那个小王子,被人们成为快乐王子,也许只有快乐王子遇到烦恼公主世界才会变得更加美好

  “怎么?不是早就没有了吗!”
 

这天,巫婆正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着何时自己才能坐上王后宝座呢,年迈苍苍的大臣来了,一进洞便嚷嚷到:“尊敬的白雪王国王后,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王子和狮子

  “正是因为没有,才更要注意。”赛利娜说。
 

巫婆一听声音便知道,年迈苍苍的大臣来了,她从椅子上慢腾腾的站了起来,
“你来又有什么事?”

小王子每天生活在宫殿里,这让他感觉十分无聊,今天国王下令去打猎,小王子高兴的跳了起来,跟随从的侍卫说:“嘿!这真是太好了,我简直快憋疯了。”

  “有时候我觉得赛利娜简直没有头脑。”年青的国王自言自语。他像平常一样,不知道该不该把她辞掉。接着他又像往常一样想起来,她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出生才一个月就被人扔在孤儿院的楼梯上。孤儿院把她扶养成人,并且训练她学会做仆人的工作。她十四岁那年就带着一小箱衣服来到王宫,她在宫里已经工作了五年,从洗碗女仆一直提升到收拾最好卧室的仆人。如果辞退了她,她就再也找不到别的工作,不得不回到孤儿院去度过以后漫长的岁月;所以他只是生气地瞪了她一眼,打消了辞退的念头,小心翼翼走下没有夹条的楼梯地毯,到觐见室去。
 

巫婆用沙哑的声音说到。年迈苍苍的大臣则笑呵呵的回到:“国王陛下决定今年的二月初二日来您这里游玩。”

国王和大臣们在森林里自由的骑射,自然旁边的小王子也跟随着,小王子被四周的美景吸引,慢慢脱离了队伍,等回味过来的时候小王子孤零零看不到一个人,这可怎么办好呢?

  平凡王国需要一个王后,大臣们—起来见年轻的国王就是为了这件事。他们说,王后当然必须是一位公主。
 

巫婆听完脸上露出喜色来,“你说的可是真的?”

草丛里传来“嗷嗷”的声音,小王子壮着胆子走过去,发现了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狮子,它看上去可爱极了,小狮子好像是饿坏了,小王子决定带着这只小狮子一起回到王宫里去。“天啊!殿下,可下找到您了。”背后传来随从的声音。

  “你们说说有些什么样的公主?”年轻的国王问,国王的名字叫约翰,因为他父亲老国王在他出生时说,约翰这个名字很好叫,不咬口。听上去也很实在。平凡王国里人们都不喜欢说空话,他们只埋头于自己的工作,与他们无关的事他们都看不见。不过他们工作起来却很彻底;替国王选择一位公主结婚是大臣们的一部分工作,同被选中的公主结婚是国王的一部分工作。约翰从小受平凡国教养,明白这一点,所以谈到这个,他没有大惊小怪,只是问:“你们说说有些什么样的公主?”
 

年迈苍苍的大臣点了点头,巫婆一笑,
“哼,我的好机会来了。”原来这位大臣是巫婆安排在国王身边的奸细,为的就是要他监视着国王的动向。

随从问说:“王子殿下手上抱着的是什么?”

  首相看了看他的名单。
 

话说农历的二月初二一大早,国王便和王后一起乘坐着皇室专用大轿车要到抬头山去游玩。

小王子高兴的说:“它是我的朋友,我要带它回到王宫里去。”

  “有北山公主,从地图上看这个国家在平凡王国的上方;有南地公主,这个国家处于平凡王国的下方;有东沼公主,这个国家位于平凡王国的右方。陛下可以向这几个公主中任何一个求婚。”
 

国王和王后坐在车里,望着车窗外农耕的场景,国王很高兴,“但愿今年能是个丰收年。”王后笑呵呵的答到:“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

随从有些担忧,可又不敢多说些什么,只好遵从,回到王宫的小王子细心的照顾着小狮子,每天和小狮子一起玩耍、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小王子觉得自己不再孤单了。

  “我们西边的森林怎么样?”约翰问,“西边没有公主吗?”
 

等国王和王后所乘坐的大轿车抵达抬头山时,巫婆早已经化作一位美丽诱人的女子站在山上往下看。

一声嘶吼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小王子,“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小王子问。

  首相看上去很严肃。“陛下,我们不知道西边有什么,因为在人们的记忆里还没有人越过筑在我们国家和西边森林之间的那道篱笆。据我们所知,西边森林是一块荒凉的地方,只有女巫居住在那儿。”
 

国王和王后到抬头山了,国王一下车,便听到山上有女子的喊叫声,“救命,救命,谁能救救我?”

随从显得有些匆忙,说:“一只巨大的狮子闯进了王宫,士兵们正在抵抗。”

  “也说不定那是一块富庶的绿洲,居住着可爱的公主,”国王说,“明天我就到西边森林里去打猎,顺便也去了解了解。”
 

金沙游乐城网址,国王往山上一看,只见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被捆在山上的大树上,国王心地善良,他命士兵们到山上去将女子救下。

狮子?小王子心中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转头看了看床上,躺在床上原本正在熟睡中的小狮子不见了。小王子想到了什么,急忙追了下去,小王子看到了小狮子正扑在闯进王宫的大狮子怀里,大狮子温情的舔舐着小狮子,小狮子低吼了几声,像是跟妈妈说了些什么。

  “陛下,那是禁止去的地方!”大臣们惊叫道。
 

士兵来到山顶,给女子解下绳子,女子随着士兵一起来到国王面前,女子低着头,国王看着女子问到:“你是那里人?为何被捆在树上?”

小狮子转头跑到小王子的身边,和小王子拥抱在一起,小王子知道小狮子是在跟它告别,小狮子跟着妈妈离开了王宫,小王子伤心极了,国王安慰自己的儿子说:“孩子,你做的是对的,那只小狮子不属于你,你要明白,勇敢的智者不会掠夺任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禁止去的地方!”约翰若有所思地重复道;这时他想起自己长大以后一些不大记得的事情,童年的时候父母警告过他不要到西边森林里去冒险。
 

女子微微抬起头来,她冲着国王微微一笑,“我是这山下人士,家中前些日子父母双亡,无奈小女子只好一人上山来找吃的,可没想到小女子竟然还遇到了土匪,是它们将我捆绑起来的。”

多年以后小王子继承了王位,成为了一个爱护人民的好国王,当他再次来到森林围猎的时候,他看到在一处高峰,站着一只威风凛凛的狮子王,狮子王凝视着他,嘶吼声回响了整片森林,像是在宣誓着自己的领地,其它的大臣和士兵们都被这吼声惊恐住,自觉的向后退。

  “为什么?”他问过母亲。
 

“哦,你真可怜,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国王问女子到,女子答到:“
我叫红艳。”

只有小王子一个人向前走去,因为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老朋友,在和自己打招呼。

  “那里充满了危险。”母亲告诉他。
 

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哭泣,国王看着女子,心里有些怜香惜玉,可王后正在旁边用眼睛盯着国王呢。


  “有什么危险,母亲?”
 

国王看了一眼王后,然后他先咳嗽了一声,“咳,王后,你看这女子无依无靠的甚是可怜,你看?”

1.格林童话-格林童话故事大全全集

  “那我可说不上来,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她说。
 

王后扑哧一笑,“陛下,你说怎么办呢?”

2.童话故事-安徒生|格林儿童故事大全

  “那你怎么知道有危险呢,母亲?”
 

国王听完王后的话后,很是尴尬,王后看着女子,“这样吧,我正好缺一个妹妹,不知你可愿意做我的妹妹?”

3.安徒生童话-安徒生童话故事大全全集

  “人人都知道这一点,这个国土上的每个母亲都这样警告她的孩子,就像我现在警告你一样。西边森林里有一些很奇怪的怪事。”
 

王后问女子到。女子听完脸色一红,点了点头,“小女子求之不得。”女子用柔弱的声音说到。

  “也许只是说说罢了,其实并不危险。”王子说。他当时还只是一个王子;西边森林里有谁也不知道的怪事这个说法却一直印在他的脑子里,他渴望见识见识这种怪事。有一天他忍不住逃跑了,想到森林里去;可是他到达那里,才发现有一个很高的木头篱笆拦住去路,小孩子无法爬到篱笆上去往里张望,篱笆也太密,无法在篱笆缝里往里偷看。这道篱笆就把跟王国西边接壤的森林整个边缘封锁得严严实实。在这道看上去年长月久的篱笆边上,到处都有孩子们弯着腰或踮起脚,想找条缝,或者越过篱笆,往里偷看。小王子也一样,他弯了腰也踮了脚,却全都白费劲

国王在旁边一听心里很高兴,心想,王后就是会善解人意,国王一看这抬头山也没有有什么可游玩之处,“回宫。”

──篱笆筑得太高又编得太密。他非常失望地跑回王宫去找他的母亲。
 

国王一边说回宫一边和王后上了它们的专属大轿车,国王坐在车上往外看了一眼女子,。

  “谁在西边森林筑了篱笆,母亲?”他问。
 

“妹妹,你也上来吧。”王后在车里说到,女子微微一点头,倒也不客气国王急忙伸手拉开车门,女子上车,和国王王后一起回宫。

  “啊,”她惊叫道:“你也到那里去了?谁也不知道是谁在那里筑的篱笆,是什么时侯筑的,谁也记不起这件事来了。”
 

等回到宫中之后,国王给王后的妹妹安排了一间豪华的房间。

  “我要把它拆掉。”王子说。
 

国王本想安排士兵保护王后的妹妹,可王后的妹妹说自己从小就害怕士兵,国王无奈,只好让王后的妹妹独身一人住在豪华的房间里。

  “在那里筑一道篱笆是为了保护你。”她说。
 

王后的妹妹住进豪华房间后,立马现出真身,她原来是一个丑陋的巫婆,只见她坐在床上,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她一边笑着一边拿出她的魔镜来,她用魔镜照了照自己的脸,然后她用沙哑的声音对魔镜说到:“魔镜,魔镜告诉我,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有什么东西要害我,需要保护?”小王子问。
 

魔镜闪过一阵金光后,金光过后,魔镜对巫婆说到:“等到今年三月三,你到王宫外面走一走,折断东边的桃树枝,准保王后命归西。”

  可是,由于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什么也说不上来;她只是把手指放在嘴边,摇了摇头。
 

问完墨镜后,巫婆又变回了那位漂亮的姑娘,巫婆听完魔镜的话后,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尽管据说这道篱笆有保护作用,平凡王国的母亲们也老是警告她们的孩子们篱笆那边有危险;孩子们则总是一听说就跑去寻找裂缝,想看一眼篱笆那边的森林。凡是平凡王国的孩子,在他长大、结婚和自已有孩子以前,没有一个不希望到西边森林去看看的。然后他又去警告自己的孩子那里有从未见过的危险。
 

话说三月三很快就到了,巫婆按照魔镜的指示,来到王宫外,王宫外有一棵老桃树,巫婆伸手攥住桃树枝,“咔嚓”
一声,桃树枝被巫婆给折断,巫婆看着被折断的桃树枝,她笑了。

  怪不得约翰宣布他要到西边森林里去打猎,大臣们都为他们自己的孩子担心起来。他们又一次大声叫道:“那里是禁止去的地方!”
 

第二天,王后不知何故离开了人士,国王听说王后走了,他很伤心,他很爱王后,可如今王后走了,他不忍心将王后埋葬,他将王后用水晶棺装敛,放在王宫之中,为的是能天天看见王后,国王相信,王后没有死,她只不过是睡着了。

  “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母亲就这样告诉过我,”约翰说,“我们明天到西边森林里去打猎。”
 

巫婆本以为王后死了,她就可以坐上王后的宝座了,可是王后都死了半年多了
,她还没有坐上王后的宝座,这天,巫婆有些着急了,她又拿出魔镜来,“魔镜魔镜告诉我,为何王后死了半年了,我还没坐上王后的宝座?”

  “陛下,你把篱笆拆掉,全国所有的父母亲都会起来反对你的。”
 

魔镜闪过一道金光后,用柔和的声音对巫婆说到:“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人生活在国王身边,所以轮不到你。”

  “我们跳过篱笆去,”年青的国王说,“我们明天一定要到西边森林里去打猎。”
 

巫婆听完生气的说到:“谁?她是谁?
”魔镜答到:“她就是白雪公主。”

  他想去告诉赛利娜为他准备好打猎用的东西。他发现赛利娜正倚在扫帚上,弯着腰读他刚才写的诗。“不准你看!”国王很严厉地说。
 

巫婆听完一咬牙,“那你说,该怎样才能除掉白雪公主?”

  “那好吧。”赛利娜说着便走开了,揩起壁炉台上的灰尘来。
 

魔镜听完半天没有回答,“你快说,你快说。”巫婆有些着急的说到,“王宫的西边有一片森林,林子中有一群猛兽,猛兽专门吃人,你可以让白雪公主到那里去生活。”

  国王等她开口,谁知她什么也没有说,国王只得冷冷地说:“我明天要去打猎,你把我的东西准备好。”
 

巫婆听完微微一笑,当晚,巫婆坐在自己的床上,她施展开巫术来,第二天一早,国王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到白雪公主的房间里去看白雪公主。

  “什么东西?”赛利娜问。
 

当他来到白雪公主房间时,被眼前的一幕给吓着了,只见白雪公主浑身长出密密麻麻的黑毛来,雪白的皮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黑黑的毛发。

  “当然是我打猎用的东西。”国王说,他心里想,“她真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笨姑娘。”
 

国王吓的大叫一声,白雪公主被国王吓醒了,她睁开小眼看着国王,“喵,喵
”白雪公主竟然发出猫的叫声来,这下可把国王给吓坏了。

  “好吧,”赛利娜说,“这么说你要去打猎。”
 

红艳,也就是那个巫婆所变的美女,自从王后死后,她也每天清早定时到白雪公主的房间里来,她假意很关心公主,为的是能坐上王后宝座。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门被推开了,红艳从外面走进来了,国王一看是红艳来了,他用颤抖的声音说到:“红艳,你看这公主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了?”

  “你到哪里去打猎?”
 

红艳上前看了看公主,然后她有些惊恐的对国王说到:“回陛下,公主这是中了大巫师的巫术了,恐怕公主不能在生活在宫中了,否则恐怕会带来。”

  “到西边森林里去。”
 

巫婆此时欲言又止,国王着急的问到:
“红艳,你说公主不能生活在宫中了?为什么?”

  “你不会去的!”赛利娜说。
 

巫婆所变的红艳用眼睛惶恐的看着国王
,“我说了陛下可别生气。”国王点了点头,“你快说吧。”

  “我希望你明白,”约翰十分恼怒地说,“我的说话是算数的。”
 

红艳慢吞吞的说到:“要是公主继续生活在宫中的话,白雪国的所有黎民将都会死去。”

  赛利娜掸起写字台来,鸡毛掸子一扬,国王写的东西掉到地板上去了。国王生气地把它拾起来,犹豫了一下,脸涨得通红,终于说:“这么说你看过我写的东西了,是吗?”
 

国王听完有些不解的说到:“这是为什么?”

  “嗯!”赛利娜承认道。
 

巫婆变的美女红艳说到:“大巫师就是想利用公主毁掉白雪国。”

  停了好一会儿,国王说:“真的看了?”
 

国王听完一脸愁容的看着红艳,“红艳
,你怎么知道这是大巫师施展的巫术呢
?我与那大巫师并无冤仇,它为何要这样对我呢?”

  “那是一首诗,是吗?”赛利娜问。
 

红艳听完后说到:“我有一日在山上采药,正好看到大巫师坐在山谷之中,它嘴里还嚷嚷着,它说因为你的存在,让百姓不在听它的指挥,它要毁掉白雪国
,它要使用巫术让你的女儿变成恶魔,吃掉所有国民,这是我亲耳听到的。”

  “是一首诗。”
 

国王听完有些惊恐,“红艳,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我原来也是这么想的,”赛利娜说,“好啦,我看你的房间也打扫得差不多了。”她说着自顾自走出房间去了。
 

红艳听完面露苦涩的说到:“要想让大巫师的计划不能得逞,就要让公主远离王宫,到大森林里去生活。”

  国王对她很生气,把写好的诗搓成一团,扔进了废纸篓里,表示对她的不满。
 

国王爱民如子,最怕黎民百姓受苦,所以最后国王一咬牙,决定送白雪公主去大森林,可怜的白雪公主被送进了大森林里。

 

她哭啊哭,正好有七个猎人正在森林里打猎,他们听见有孩童的哭声,便寻声找来。


 

当他们发现白雪公主时,被白雪公主的外表给吓住了,白雪公主被施展了巫术
,变的非常丑陋。

  第二天,他们出发到西边森林里去打猎。
 

但七个猎人心地善良,他们决定收养幼小的白雪公主。

  年轻、热情的国王骑着白马走在最前面,猎手们和大臣们则尾随在后。很快那道篱笆就出现在他们眼前,对国王说来,这道篱笆已经不像他孩子时候看起来那样高了。篱笆边上,还有许多孩子在那里蹲着或踮起了脚,想看到篱笆那边的东西。
 

转眼之间,十八年过去了,白雪公主长大了,她学会了打猎,除了打猎外,她还唱的一曲好歌,可她丑陋的外边让七个猎人很发愁,七个猎人都没有子女,他们把白雪公主当成自己的女儿。

  “站开,孩子们!”国王喊道,拍马冲向篱笆。白马像长了翅膀一样一跃跳了过去,他后面的大臣们立即骚动起来,却没有一个人跟他跳过去。其中好些人已经是父亲了,他们曾警告过他们的孩子那里有危险,现在连他们自己也相信真有这种危险了,其中一些人还是儿子,虽然他们已经长大,但国王要到西边森林打猎的消息一传出,他们的父母亲又对他们提出了警告。所以,不管是作父亲的还是作儿子的,走到木篱笆前都掉转了马头,只有既是孤儿又是光棍的国王一个人跃过篱笆进入森林。
 

可眼看着女儿长大了,就女儿的外表,可怎么嫁人?

  可是他到了篱笆那一边,第一个感觉便是失望。马站在齐腹深的枯叶里,前面有密密层层的灌木丛挡住去路;干树枝,烂草全都混杂和堆积在一起,上面长了一层白色的地衣和黑色的腐烂物。落在灌木丛里的还有各种各样垃圾──撕碎了的图画,破洋娃娃,破茶具,生锈的喇叭,破旧的鸟窝,褪色的花环,缎带的碎片,没用的玻璃弹子碎屑,没有封面的书,书页上涂满了铅笔印,破旧的颜料盒,有的里面还剩下一点颜料,已经干裂得十分厉害,根本没法用来着色。还有上千种别的东西,全都毫无用处。国王拿起一两件东西──一个顶上发出嗡嗡响声的破络纱筒以及一只没有尾巴的破风筝。他想转转络纱筒,放放风筝,却都没有成功,他有点恼火,十分迷惑不解,便骑马穿过挡路的垃圾堆,去看看前面还有些什么东西。
 

这天,白雪公主正在林子里打猎,一位王子骑着白马路过森林时,觉的累了,想休息一下,他刚一下马,就被一群野狼给围住了,饿狼用胜利的眼光看着王子,王子紧张的不知所措,此时,一只凶恶的大狼朝王子扑了过来,王子以为自己就要被饿狼给吃了。

  谁知前面不过是一片平坦的灰色沙地,平得像一块平板,大得像一大片沙漠,一眼望不到边,骑马走了一个小时,远远近近还是毫无区别。突然他感到在这样的荒野里骑马有些害怕,回头一看。还能依稀分辨他刚才离开的那个灌木丛,就像远处模模糊糊的影子一样,假如他连那个灌木丛也看不见了,他也许就永远找不到走出这块荒地的路了。他怀着恐惧的心理掉转马头,尽快朝灌木丛骑去。一个小时以后他回到篱笆这一边的平凡王国,这才松了一口气。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大胆野狼
,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篱笆边上的孩子们一看见他回来了,都高兴地喊叫:“你看见什么啦?你看见什么啦?”
 

只见一个浑身长满黑毛的怪物突然大吼一声出现,说来也怪,野狼们一看这怪物,吓的纷纷退去。

  “尽是破破烂烂的垃圾。”约翰说。
 

这个怪物就是白雪公主,在别人眼中,白雪公主是那么的丑陋,可王子却觉着白雪公主是那么的美丽,白雪公主看着王子,王子看着白雪公主。

  孩子们怀疑地望望他。
 

“谢谢你救了我,你愿意随我一起回我的王国去吗?”王子问到,白雪公主听完王子的话后犹豫了一下,犹豫过后,她流下了眼泪,“你走吧,我要回家去了。”

  “那么,森林里有什么东西呢?”一个孩子问。
 

说着白雪公主跑远了,白马王子有心去追赶白雪公主,可是自己对这里不熟路,怕迷失了方向,你在这里等着,我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王后的。

  “没有什么森林。”国王说。孩子们又望着他,好像都不相信他似的。他骑马回到王宫,大臣们也都为他的归来而欢呼。
 

白马王子在心里说到,看着已经跑远了的白雪公主,王子又重新上马,赶回他的王国。

  “感谢上帝,你总算很安全,陛下!”他们喊叫了一阵,接着也和孩子们一样问他:“你看见什么啦?”
 

这天夜里,白雪国的国王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一位神仙模样的人飞到他的身边,神仙模样的人看着国王张嘴一笑,
“要想公主回宫,王后复活,就请你于二月初二这一天剃掉你的头发吧,哈哈哈哈。”

  “没有看见东西,也没有看见人。”约翰回答。
 

说着神仙模样的人便消失不见,国王此时也醒了,国王醒来之后,心里对这个梦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我的女儿还能回宫?

  “一个女巫也没有吗?”
 

王后还能复活?白雪公主被送走以后,巫婆如愿做了王后。

  “也没有一个公主。因此,我明天将到北山去求婚。”
 

话说二月初二一大早,巫婆闲来没事,又拿出她的魔镜来,看着魔镜,巫婆笑了,“魔镜魔镜,天下谁最漂亮?”

  他上楼去告诉赛利娜为他准备箱子。
 

魔镜平静的回答到:“天下最漂亮的是白雪公主。”

  “上哪里去?”赛利娜问。
 

巫婆听完气的发疯,“胡说,白雪公主已经被我施展了巫术,她已经变的丑陋无比了,怎么会是天下最漂亮的人呢?再说了,她恐怕早已经被猛兽给吃了。”

  “上北山王国去见见那里的公主。”国王说。
 

魔镜静静的回答到:“可她的心是漂亮的,她没有被猛兽吃掉,我已经报答完你对我的恩情了,再见!”

  “你要穿上皮大衣,戴上毛手套。”赛利娜说完,就去找这两样东西。国王心想他的诗也许还有点用处,可是一看废纸篓,发现赛利娜已把废纸倒掉了。这使他很生气,所以赛利娜给他端来一杯他最需要的热牛奶时,他连一声“晚安”也不愿对她说。
 

说完魔镜化作一缕白光消失了,国王一直没忘那个怪梦,中午国王决定将头发剃掉,当国王剃掉头发后,一位宫女慌张的像国王跑了过来。

 

一边跑宫女一边喊到:“陛下,不好了,王后她,王后她变成了一位巫婆。”


 

国王一听有些焦急的跑到王后的房间,只见王后变成了一位丑陋无比的巫婆,她静静的坐在床上,“唉,一切都失去了。”

  约翰来到北山,他吃惊地发现竟没有一个人出来迎接他。约翰心想,事先已经派人送了信,国王的访问也不是常有的事,怎么能这样冷淡他。那天天气冷,不是凉,而是很冷。街上,一些人忙于干自己的事,另一些人待在商店里或房子里,当他经过时,竟没有人看他一眼。即使有人偶尔看了一眼,脸上也毫无表情。“他们就露不出一点表情来,”约翰心里在嘀咕,“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又僵又冷的面孔。”他们的脸使他浑身一阵寒颤。这里的空气仿佛也是如此,跟冻雪一样冻住了。这并不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开端。
 

国王惊恐的看着红艳王后,红艳王后用眼睛静静的看着国王,“我是一个巫婆
,为了坐上王后宝座,我用尽了各种办法,我将我的徒弟安插在你的身边,它就是年迈苍苍的大臣,我得知你要到抬头山,我便化作了红艳,……”巫婆将一切都告诉了国王,国王听完沉默了。

  尽管如此,年轻的国王强制自己继续朝王宫前进;王宫座落在一个山顶的冰川上,闪闪发光,好像是用冰建成的,对他的马来说,这一段爬行的路程既漫长而又艰难。约翰抵达山顶时,双手已经冻红了,鼻子也冻青了。
 

“你也不必难过,我最怕的就是你剃光头,我师父生前告诉过我,只要你剃成了光头,便是我死的日子,今天我就要死了,我死后,我的巫术便失灵了,你的王后将复活,你要五天后派人到上金国去,你的女儿已经嫁给上金国的国王了,对不起。”

  门口一个高大而沉默寡言的看门人问了他的名字,做手势让约翰跟着他到觐见室去;约翰跟他前去,预感到接下来还有够他瞧的呢。觐见室里到处挂着白色的装饰,使人感到犹如一个冰库,约翰寻找火炉,却只见一个大壁炉里面塞满了冰块。觐见室的尽里头,北山国王坐在宝座上,朝臣们分列两旁,像一尊尊塑像一样僵直不动。妇女们身穿白色衣服,男人们穿透明的盔甲,国王穿的什么看不清楚,因为他的大白胡子像瀑布一样从他的下巴和两颊上挂下来,遮住了身体。他的脚下坐着脸整个让白雪面纱蒙起来的北山公主。
 

说完巫婆便死去了,巫婆死去之后,水晶棺里的王后苏醒了过来,国王打开水晶棺,王后看着国王,国王看着王后,它们默默地流下了眼泪来。

  看门人停在门口小声说道:“平凡国国王约翰到。”
 

今天也正是白马王子迎娶白雪公主的日子,当白马王子的迎亲队伍赶到七个猎人的住所时。

  连这个声音都简直没有打破觐见室的寂静,没有一个人动一下或说一句话。看门人退了出去,年轻的国王走进觐见室。他感到自已好像一块放进冷藏库的羊肉一样。不过这也没有办法,他只得鼓起勇气,滑行到国王的宝座前,他并没有打算要滑行,可是地板上结了冰,他不得不如此。
 

七个猎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还能嫁给王子,白雪公主哭着从里面走出,“王后。”

  老国王带着询问的目光冷冷地看了年轻国王一眼。约翰清了清嗓子,勉强小声说:“我是来向你的女儿求婚的。”
 

现在的王子已经成了国王,他一边喊着王后,一边将手伸出去握住白雪公主的手,当它们的手相握时,白雪公主身上的黑毛渐渐的退去,她又变回了原来的白雪公主。

  国王用头向坐在他脚旁的公主做了一个最最微小的动作,似乎在说:“那就向她求婚吧!”但是约翰要了命也不知道如何开始,要是他能记住自己写的诗那就好了!他拼命地去回忆那首诗,但对诗人来说,第一灵感就是一切,要是诗丢了,他们就永远不可能再做出同样的诗来了。不过他还是尽了一切努力,跪在那个像偶像一样一声不响的公主面前轻声地说:
 

白雪公主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动人!

  “你比雪片还要白,
  你比冰块还要冷,
  我看不见你的面容,
  也许它并不美丽。
  我不愿同一位白雪小姐结婚,
  不过我是来求婚的,
  所以希望你说声不愿意!”
 

  他的请求说完之后大厅里沉默了好一阵子,约翰开始想,他一定是把他的诗背错了。他等了将近五分钟,鞠了一个躬,悄悄溜出了觐见室。来到外面,合抱双臂猛击自己的胸口,“唷!唷!”哼了几声,便跳上马,尽快地骑回平凡王国去。
 

  “一切都安排好了吗?”他的大臣们问。
 

  “全安排好了。”约翰说。
 

  大臣们高兴得连连搓手。“婚礼何时举行?”
 

  “永远不举行!”约翰说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呼唤赛利娜来生火。赛利娜很会生火,转眼工夫房间里就有了一炉旺火。她一面在壁炉前打扫一面问:“你喜欢北山公主吗?”
 

  “一点也不喜欢。”国王说。
 

  “你不喜欢她,难道她也不喜欢你吗?”
 

  “别忘了你的身份,赛利娜!”国王厉声说。
 

  “那好吧。还有什么事吗?”
 

  “对了,你把我的行李打开,重新打一下。明天我去看南地公主。”
 

  “那你要带上草帽和亚麻布衫。”赛利娜说着准备走出房间去。
 

  可是国王说:“呃──赛利娜──呃──呃──”
 

  她停在门口。
 

  “呃──顺便问一句,赛利娜!你还记得你念过的──呃──我的那首诗是怎样说的吗?”
 

  “我的事太多了,没有闲功夫去学诗。”赛利娜说。
 

  她走出去了;国王很生气,当她拿着一只滚烫的热水瓶子塞在被窝里时,他连一声“谢谢”也没有说。
 

 


 

  第二天,年轻的国王动身前往南地王国。开始,他感到旅行非常愉快。充满了希望和欢乐。天空蔚蓝,风和日丽。可是他越走,天空越蓝,空气越沉闷,阳光也越强烈。等他到了那儿,愉快的感觉早已被沉闷的感觉所压倒。大地充满了玫瑰浓重的香味,阳光强烈得看一眼天空,眼睛都会刺得发疼,火辣辣的地面上升起的热气几乎要熔化马蹄的铁掌。马几乎没法挪动四腿,汗水不断地从光滑的腹部两侧往下流淌,也从它主人的前额和面颊上往下流淌。
 

  和上一次一样,事先派了一名使者去通知他的到来,可还是同样没有人前来迎接他。
 

  京城里一片寂静,仿佛正在沉睡,家家户户百叶窗紧闭,街上不见人影。好在不需要问路,用闪闪发光的黄金建成的宫殿,有着金黄的圆顶和尖塔,简直像太阳一样明亮,几里路以外就能看到,国王的马挨到大门口,便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国王也好不容易摇摇晃晃下了马鞍,向大厅里又大又胖的看门人通报了姓名。看门人只打了一个呵欠,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约翰只得自己找路走进觐见室。只见南地国王半躺半坐在一张富丽堂皇的金沙发椅上,公主懒洋洋地躺在他脚下一大堆金枕头里。国王的朝臣们无精打采地坐在两旁金色的长椅上,垫着高高的绒垫。他们全都穿着金子的衣服。在这横七竖八的一大堆东西中,约翰很难分辨哪是人哪是金枕头。不过国王和他那漂亮的女儿倒是很容易认出来的──因为她确实美丽,约翰也这样认为,只是太胖了一些。她的父亲比她更胖。约翰走近他时,他慢吞吞懒洋洋地微微一笑,再没有别的表示了。
 

  “我是来向你女儿求婚的。”约翰喃喃地说。
 

  国王微笑着,动作变得更加慢吞吞更加懒洋洋了,好像他在说:“好吧,我不反对。”由于每个人似乎都在等待约翰正式求婚,他想他最好这就开始。可是语言和精力都不听他使唤,失望之中,他决定回忆起他那首已经丢失了的诗,要是能够记起来,他认为一定能打动公主的心。他的脑海在翻腾,最后他认为自己回忆起来了,便在斜躺着的公主面前跪下来喃喃地说:
 

  “你比黄油还要肥。
  火一烤你就会融化;
  你比我期望的胖得多,
  一见到你,
  我的勇气便开始消失。
  我是来向你求婚的,
  我却希望你加以拒绝。”
 

  公主对着他的脸打了一个呵欠。
 

  一看再也没有别的事了,他便站起来走到外面,把躺在地上的马扶起来,爬上马背,缓缓地骑回平凡王国去。
 

  “我想这不可能就是那首诗。”这句话他在一路上重复了好几次。
 

  大臣们迫切地等待着他。“一切都安排好了吗?”他们问,“你和南地公主看法一样吗?”
 

  “完全一样。”约翰说。
 

  大臣们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那她什么时候成为你的新娘呢?”
 

  “永远也不!”约翰说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叫赛利娜给他拿一杯冰冻桔子汁来。她做桔子子汁很拿手,不久就为他准备了一大杯,杯里放了麦秆,还有一小球桔黄色的冰漂在上面。在他拿起来喝的时候,她问道:“你和南地公主相处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约翰说。
 

  “她不喜欢你,是吗?”
 

  “注意你的身份,赛利娜!”
 

  “那好吧。现在没有别的事了吧?”
 

  “不,明天我要去看东沼王国公主。”
 

  “你要带上套鞋和雨衣。”赛利娜说,提起他的行李,准备拿走。
 

  “等一等,赛利娜!”国王说。
 

  赛利娜等他吩咐。
 

  “你把废纸篓里找到的东西放到哪里去了?”
 

  “倒到垃圾箱里去了。”赛利娜说。
 

  “这个星期垃圾箱倒过没有?”
 

  “我把垃圾工人请来倒了,”赛利娜说,“这星期的垃圾看上去特别满。”
 

  她的回答使国王很恼火,当她进来告诉他浴室里冲冷水浴的一切都已准备好了时,他只是背对着她,敲敲窗户,哼哼小曲,好像当她根本不在一样。
 

 


 

  到东沼去的旅行同去北山和南地的旅行大不一样。随着路程的缩短,国王忽然遇到一阵呼啸的狂风,差一点把他从马鞍上吹下来。看上去真是天下的风都聚集到这里来了,它们扫荡着、撕扯着、扑打着;怒吼声、咆哮声、呼啸声同时进发。风抽打着树枝,使它们互相撞击,风也撞倒了电线杆和广告牌。巨大的噪声灌满了国王的耳朵,他不得不集中全部精力不让风吹走帽子,不让自己从马上吹下来。他顾不上环顾四周的风景,他只知道,这里的乡村又荒凉又潮湿,这里的城市是用灰石头建造成的,一点也不美。
 

  “可是你总不能把这叫做安静吧!”约翰自言自语,他把这地方同北山的宁静和南地的沉闷比较一下,确实得不出这个结论来。城里,人人似乎都在东奔西忙,精力旺盛地做着他正在做的事,窗户格格作响,大门乒乒乓乓,狗在汪汪吠叫,车子在雷鸣般地穿过街道,人们扯大嗓门跺着脚在为各自的买卖奔走。
 

  “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等我来?”约翰心里在琢磨,因为他也事先派了信使通报。当他走近用方块花岗石建造的王宫时,高兴地看到所有的门一齐打开了,一群人朝他涌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穿短裙披头散发的姑娘,手中章着一根棍子。她跑到国王面前抓住马鬃,高声问道:“你会玩曲棍球吗?”
 

  约翰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又大声喊道:“我们正好缺一个人!快来!”说着就把他拉下了马,一根棍子飞快塞到了他的手里。他还没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已经被人拖到王宫后面的旷野上,双脚陷没在烂泥里。那个地方在一个悬崖边上,下面有寒冷和愤怒的灰白色浪涛猛烈冲刷着礁石;上面有凛冽的风无情地吹打着人们。
 

  比赛开始了,他和谁在一边,怎么比赛,约翰根本搞不清楚,而是整整一小时被风抽打着,被棍子乱劈着,被海浪溅起来的咸水刺痛着。他的耳朵里灌满了喊叫声,别人的手掌在他身上猛推,把他一会儿赶到这儿,一会儿赶到那儿,使他从头到脚都沾满了泥浆。最后比赛似乎结束了,他精疲力竭地坐在地上。可是即使这样也不允许他休息;又是那个姑娘用拳头猛击他的背,说道:“站起来,你是谁?”
 

  约翰有气无力地说:“我是平凡王国的国王。”
 

  “噢,原来如此!你来干什么?”
 

  “来向公主求婚。”
 

  “真的吗?那好,你就求婚吧。”
 

  “你难道是──”约翰轻轻地说。
 

  “是的,我就是公主。为什么不求婚?你快开腔呀!”
 

  约翰拼命努力集中思想,想回忆起遗忘的诗句;可是结结巴巴从他口里吐出来的诗句却是:
 

  “你的声音比雷声还响,
  你的皮肤比盐还要粗糙,
  我们生就是这样,
  那不是你的过错。
  我的趣味与你不同,
  你的风度也与我两样;
  我是来求婚的,
  却希望你将我谢绝。”
 

  “好吧,我才不答应你呢!”公主高声叫道,同时把曲棍高高举在头上向他走来。她身后,愤怒的朝臣,个个都举起了曲棍。约翰看一眼那些身上沾满泥土、态度粗暴的人群,转身就跑。趁曲棍还没有落在他身上,他已翻身上马,拍马而去。直到听不见东沼人的喊叫,他才把速度放慢下来。最后风也停了,年轻的国王终于满身泥浆,精疲力竭地来到自己的宫门口。大臣们在台阶上等侯他。
 

  “祝贺你,陛下!”他们喊叫道,“你和东沼公主达成协议了吗?”
 

  “彻底达成协议!”约翰气喘吁吁地说。
 

  大臣们高兴得跳起舞来。
 

  “她有没有选定结婚的日期?”
 

  “永远不会选定!”约翰大声说着急匆匆地朝自己房间里走去,高声喊叫赛利娜来给他铺床。她轻手轻脚熟练地为他铺好了床。当她给他取来睡衣和拖鞋时,问道:“你觉得东沼公主怎么样?”
 

  “我才不要她呢!”约翰愁眉苦脸地说。
 

  “她对你一点也不适合吗?”
 

  “你又忘了你的身份了,赛利娜!”
 

  “那好吧。这样行了吗?”
 

  “不,不行,”约翰说,“一点也不行,什么也不行,直到──”
 

  “直到什么?”
 

  “直到我找到我的诗。”
 

  “你的诗?你是说你写的那首诗?”
 

  “当然是。”
 

  “哎呀,你为什么不早说呢?”赛利娜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诗稿。
 

 


 

  年轻的国王恼怒得直跺脚。
 

  “那么说,你一直保存着它咯!”他大声说。
 

  “我为什么不应该保存它?你已经把它扔了。”
 

  “可是你说过你已经把它放在垃圾箱里倒出去了。”
 

  “我确信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你说你记不得它的内容了。”
 

  “现在我也不知道,我从没有学过诗。”
 

  “可是你还一直保存着它。”
 

  “那完全是另外一件事。”
 

  “你为什么要保存它呢?”
 

  “那是我的事情。那是一个对待你作品的好办法。”赛利娜挺严肃地说,“一个不尊重自己作品的人是办不好任何事情的。”
 

  “我尊重我的作品,赛利娜,”国王说,“我确实尊重它。我很后悔把它揉成一团扔掉了。我那样做,只是因为你不喜欢它。”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喜欢它。”

  “啊──你喜欢它吗?”
 

  “写得不错。”

  “啊,是吗,赛利娜?是吗,赛利娜?啊,赛利娜,我已经把它忘了!你念给我听听。”
 

  “我就是不念,”赛利娜说,“也许将再一次教训你,在扔掉以前,要记住自己写的东西。”
 

  “我相信记住了!”年轻的国王大声说,“啊,是的,现在我完全想起来了,你听!”他抓住她的手说:
 

  “你比蜂蜜还要香甜,
  你比鸽子还要温柔,
  我不能没有你,
  每个男人都喜爱你,
  多少话儿归成一句,
  我向你求婚。
  愿你答应!”
 

  一阵沉默,赛利娜抚弄着她的围裙。
 

  “是这样的吗?”年青的国王焦急地问。
 

  “差不多。”
 

  “赛利娜,答应我!答应我,赛利娜!”
 

  “明天到西边森林里去再问我吧。”赛利娜说。
 

  “西边的森林!”约翰吃惊地叫道,“你知道那里是禁止去的。”
 

  “谁禁止的?”
 

  “我们的父母亲。”
 

  “嗯,我从来就没有父母亲,”赛利娜说,“我是从孤儿院来的。”
 

  “那么你常到西边森林去吗?”国王问。
 

  “是的,经常去,”赛利娜说,“我休息的日子都去。明天我只工作半天,要是你愿意在后门等候我,我们一起到那里去。”
 

  “我们怎么进得去呢?”
 

  “篱笆上有一个洞。”
 

  “我们要带什么东西到西边森林里去呢?”国王问。
 

  “就带这个。”赛利娜说着把那首诗又放回了口袋里。
 

 


 

  第二天吃过午饭,赛利娜干完工作后,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穿上镶花边的粉红色上衣,戴上扎有缎带的帽子,年轻的国王在后门同她会面,他们手拉着手朝平凡王国和西边森林交界的篱笆走去。
 

  和平常一样,那里有一群孩子上下窥视,他们看到国王和赛利娜像他们一样沿着篱笆的板条走来,感到很奇怪。赛利娜用手指轻轻地拍打每一根板条,并默默地数着。看见这两个大人也表现得和他们自己一样,孩子全都跟在他们后面,看他们到底要千什么。由于太兴奋的缘故,国王和赛利娜都没有注意他们。他俩来到第七百七十七根板条时,赛利娜说:“就是这儿!”她把手指从木板上的一个洞里伸进去,拨下里面一个小闩,板条就像一道小门一样打开了,赛利娜和国王挤了进去,所有的孩子也跟在他们后面挤了进去。
 

  一进到里面。国王就连连揉他的眼睛,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同以前一样,也有一道用树枝,树叶和鲜花组成的障碍物挡住去路;可是树枝是活的,上面落满了婉转鸣唱的小鸟,鲜嫩的树叶洒满了幸福的阳光,还有各种各样的鲜花──啊,都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见闻过的鲜花!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一条穿过鲜花和树叶的路,越过这道障碍物向前走去,赛利娜拉着他的手走在前面。国王又一次揉揉眼睛,因为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灰色的沙地,而是翠绿的草地,草地上流淌着一条条欢快的小溪。长着一排排百花争妍的树木;树林中有一座座褐色的小瓦房和乳白色的庙宇。多苔的地面上长满了紫罗兰,百鸟飞舞,群鹿饮水,活泼的松鼠在草地上欢蹦乱跳,它们似乎谁也不怕,不怕约翰,不怕赛利娜,也不怕这群孩子。
 

  树林外面展现一片金色海岸──闪光的沙子,耀眼的贝壳和五颜六色的卵石把海滩装点得格外秀丽;一碧如蓝的大海透明如镜,阵阵涟漪荡漾开去,直至一个若隐若现的绝壁,上面布满了龙虾的洞穴。海鸥,天鹅和各种海鸟一会儿在水上盘旋,犹如根根银带,一会儿落在沙地上。用灵巧的嘴巴梳理羽毛。它们和树林里的动物一样,也一点不怕人。
 

  万物沐浴在灿烂的光辉下,这光辉仿佛日光月光兼而有之,因此万物也显得像在美好的梦境里一样。
 

  “哦,赛利娜!”国王感叹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景色!”
 

  “你敢肯定吗?”赛利娜问。
 

  国王不敢肯定。是的,他曾闻到过这样的花香,看到过这样的小溪。也曾在这样的海岸上徘徊过,可那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啊,那是在他最早的童年时代。后来他渐渐看不到它们了。似乎它们消失了,或者变得不那么美丽了。他想,一定是有人在他开始长大时。把这些美好的东西都抛到篱笆那边去了。
 

  可是在西边森林里,不只是魔幻般的林间空地和令人神往的海岸。那些跟他们一起穿过篱笆的孩子们现在正在兴高采烈地到处游玩。或在苔藓地上赛跑,或在小溪和大海里戏水,或在玩沙子,鲜花和贝壳,或排队走过山洞和瓦房。他们寻来大批宝贝。有洋娃娃、喇叭、茶具,图画书和故事书。洋娃娃像仙女一般美丽,喇叭像天使的号角一样响亮,茶盘里盛满了只有王宫里才有的精美食物,而那些封面上印着小精灵或英雄的图书更是孩子们最最心爱的宝贝。一见到这些东西,国王惊讶得叫了起来,好像他又记起了一件早巳忘掉的东西,他也冲进附近的一座小庙里,取出他小时候得到的第一个响簧陀螺。国王给它上了发条放在草地上,它马上发出嗡嗡的音乐声来,好像妈妈在他出生以后唱的摇篮曲一样动听。
 

  “啊,赛利娜!”国王叫道,为什么我们的父母禁止我们到这里来呢?”
 

  “因为他们忘掉了童年,”赛利娜说,“只知道西边森林里有危害平凡王国的东西。”
 

  “什么东西?”国王问。
 

  “梦。”赛利娜说。
 

  “为什么我上次来没有看到这些东西?”国王问。
 

  “那是因为你既没有带什么东西,也没有带什么人同你一起来。”
 

  “这次我带来了我的诗。”国王说。
 

  “还有我。”赛利娜说。
 

  自从他们进入西边森林以来,国王还是第一次细看赛利娜,他看到,她是世界上最最美丽的姑娘,她是一位公主。她的眼睛,她的头发,她的容貌中流露出一种神情,国王在别人身上甚至在以前的赛利娜身上从来没有发现过这种神情。她的微笑是那样可爱,她的手是那样温柔,她的声音是那样甜蜜,这一切,使他感到头晕眼花。而且她穿得又是那样漂亮──一件像粉红色玫瑰花瓣和银霜一样美的衣服,一条像彩虹一样飘动的头巾。
 

  “赛利娜,”国王说,“你是世界上最最漂亮的姑娘。”
 

  “在西边森林里我是最最漂亮的姑娘。”她说。
 

  “我的诗在哪里,赛利娜?”
 

  她把诗递给国王,国王大声念道:
 

  “你比六月的草地还芬芳,
  你跟启明星一样明亮。
  我是多么渴望啊,
  可爱的小草,
  闪光的星星,
  愿美梦把我带到你的身旁。”
 

  “啊,赛利娜!”国王大声说道,“你是一位公主吗?”
 

  “在西边森林里,我一直是公主。”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愿意,”赛利娜说,“不过要在西边森林里结婚。”
 

  “在西边森林外面也可以结婚!”国王大声说,同时抓住她的手就往外跑。穿过由花、鸟组成的篱笆,到了篱笆的另一边。
 

  “啊,赛利娜!”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愿意吗?”
 

  “愿意什么?”
 

  “和我结婚,赛利娜?”
 

  “那好吧。”赛利娜说。她果然同国王结了婚,由于她一直很会干活,她成了他出色的王后。
 

  举行婚礼的那一天,国王永远拆除了平凡王国和西边森林问的篱笆上第七百七十七块板条,从此,任何孩子和成年人都可以从那里钻进去,除非长得太胖──这也是常有的事。

网站地图xml地图